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5章鸿门宴

    营帐当中,歌舞升平,气氛热闹而和谐。

    项羽谦逊而有礼,刘邦醇厚而有礼,似乎是刎颈之交,可谈论着谈论着,项羽忽然开口道:“我欲封沛公为关中王,沛公莫要推迟!”

    刘邦咯噔了一下,筷子掉下。

    立刻拒绝道:“关中为上将所有,我岂能占据!”

    项羽立刻说道:“楚怀王有令,先入关中为王,兄长既然先入关中,自然当为关中王!”

    “不可,上将军覆灭秦军四十万,为灭秦第一功臣,当为关中王!”刘邦又是谦虚道。

    项羽又是道:“不可,此言有些过了!”

    刘邦道:“上将军,占据关中合情合理!”

    顿时,两人谦让开来。

    未来有孔融让梨,今有沛公与上将军互让关中,好兄弟一辈子,

    可项羽没有当真。

    谁当真谁傻。

    谦虚几句而已,若是刘邦直接应诺了,刚出大门,就派人弄死他。

    刘邦也没有当真……四十万大军杀来,可不是来开玩笑,不是来谦让的,嘴巴上谦虚几句可以,可真的接受了,走不出营帐。

    项羽道:“灭秦之战,我为第一功,兄长为第二功。兄长,既然不想当关中王,只能当沛王了!”

    “以沛县为中心,大约是六郡之地,当为兄长的封地,兄长当为王!”

    “多谢上将军!!”

    刘邦心疼道。

    “灭秦之战,我为第一功臣,兄长为第二功臣,只要我们兄弟联手,就能主宰天下命运!”项羽霸气道。

    就好似,地球上五大流氓国,主宰世界一般。

    可在这个世界,他们两个大流氓联手,可主宰天下。

    “这是自然!”

    刘邦说道。

    不由心中一动,想要联手诸多诸侯,联手围攻项羽。

    可很快舍弃了。

    巨鹿之战,六国救援赵国,众人皆是畏惧不敢前。唯有项羽率领五万楚军渡河,九战九捷,击溃了二十万秦军。

    秦军震恐。

    联军也是震恐。

    震恐的后果是,秦军投降,联军臣服。

    除非,项羽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不然让联军围攻项羽,几乎不可能。

    范增手中有玉玦,暗示项羽,可项羽没有动作,选择沉默。

    他感觉,今天的籍儿,似乎不一样了。

    范增起身离去,出去召来项庄,说:“君王仁慈,我们就要心黑。你进去敬酒,敬酒完毕,请求舞剑,趁机把沛公杀死!”

    “是!”

    项庄进去敬酒。

    敬完酒,说:“君王和沛公饮酒,请让我舞剑。”

    项羽沉默着,说道:“好。”

    他可以阻止,可他不会,这算是敲打刘邦。

    项庄拔剑起舞。

    项伯也说道:“独自一人舞剑,岂非无趣!”

    说着,也是拔剑起舞,身体掩护沛公,项庄无法刺杀沛公。

    看到局势危机,张良到了军营门口,樊哙问道:“局势如何?”

    张良道:“局势危机,你要前去护卫!”

    樊哙拿着剑,持着盾牌,冲入军门。

    守卫军门的卫士想阻止樊哙侧着盾牌撞去,卫士跌倒在地上,樊哙就进去了。

    项羽正好看到这一幕。

    那个倒下的执戟郎,正是韩信。

    算是韩信与樊哙第一次见面吧!

    樊哙进入大帐,怒发冲冠,看着项羽。

    项羽拔剑起身说道:“客人要干什么?莫非是想要与本将军决斗不成?”

    说着,就要拔剑斩杀樊哙。

    樊哙虽勇,可仍然不及他强大,若是交锋在一起,只需要三招,就可击杀樊哙。

    张良上前道:“这是沛公的参乘樊哙。勇猛而无知,求上将军恕罪!”

    项羽说:“好一个壮士!赏他一杯酒。”

    左右就递给他一大斗酒,樊哙拜谢后,起身,站着把酒喝了。

    项羽又说:“赏他一条煮熟猪的前腿。”

    侍卫送上未煮熟的猪前腿。

    项羽微微皱眉。

    他说是一杯酒,可变成一斗酒;煮熟的猪腿,又是变成生猪腿。

    楚军呀,楚军……

    樊哙把盾牌扣在地上,把猪腿放在盾上,拔出剑来切着吃。

    项羽说:“壮士!还能喝酒吗?”

    樊哙说:“我死都不怕,酒有什么可推辞的?秦王有虎狼之心,杀人如麻,酷刑爆裂,天下人反叛。,杀人惟恐不能杀尽,处罚唯恐不能用尽酷刑,所以天下人都反叛了他。怀王与诸将约定,先入关中为王,沛公进入关中,却封锁府库,大军退回霸上,特来请罪,劳苦功高,没有赏赐,却是要诛杀,不过是延续秦之旧事。我以为大王不会这样!”

    项羽哈哈大笑起来。

    这个樊哙,看似鲁莽,其实粗中有细。

    进入营帐,可谓是勇敢。

    可连续的挤兑,说刘邦的功劳,又是拍马屁说他英明。

    又是程咬金一般的人物。

    不仅是勇武,还有情商,比低情商的韩信,高明了很多。

    大笑之后,项羽说道:“沛公有大功,可谓是灭秦第二功,本王打算赏赐他为沛王,以沛县为中心,附近六郡为封地……你可服气!”

    樊哙道:“若是如此,自然是服气!”

    樊哙挨着张良坐下。

    坐了一会儿,刘邦说要上厕所。

    项羽笑着,点头答应。

    这是要厕遁。

    范增笑着,也没有说什么。

    刘邦趁机走出大帐,樊哙跟随在左右。

    刘邦说:“不告而别,似乎不妥!”

    樊哙道:“快点跑吧!做大事,不要在乎小事情,跑的慢点,我们就死了!”

    说着离开大营离去。

    在离去时,兵分两路,一路是随行的车辆和人马,大约是百人,走着大路,大约是四十里;一路是,独自骑着马,只是带着樊哙、夏侯婴、靳强、纪信四人走小路离去,大约是二十里。

    许久之后,看到沛公走了很久,张良进来说道:“沛公酒醉了,不能当面告辞。让我奉上白璧一双,拜两拜敬献给大王;玉斗一双,拜两拜献给大将军。”

    项羽说:“沛公在哪里?”

    张良说:“听说大王有意要责备他,脱身独自离开,已经回到军营了。”

    项羽就笑了笑,接过玉璧,随手把它放在座位上。

    亚父接过玉斗,放在地上,拔出剑斩碎玉斗,说道:“唉!这小子不足与谋。夺项王天下,必为沛公,我等皆为俘虏!”

    项羽笑了笑,忽然想到张学良。

    张学良说:“亲爹没了,不能给自己找一个干爹。亲爹的气都是不受,如何能受干爹的气!”

    于是后面,张学良干掉了杨宇霆。

    范增就是倚老卖老,他固然是亚父,可他也是臣子,臣子就应该有规矩,动不动就咆哮,这是要当霍光,还是当周公。

    或者说,在范增眼中,他是三岁的孩子。

    “需要给亚父,找一位对手,压一压亚父的气焰了!”项羽忽然想道。

    …………

    PS:求推荐票,求收藏,阅读十分钟可以投资,读者算是赚一点小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