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5章:十二月建

    自从知晓云霄等人摆下九曲黄河阵之后,萧升便一直在关注着战事的发展。



    果然没过多久镐京朝廷之中便有消息传来,那阐教来的十二位仙长,竟然无一幸免俱被那三位仙子擒拿了去!



    “萧长吏有所不知,据说散宜生大夫已经在与诸大臣暗中讨论与朝歌议和之事了!”



    那守藏室小吏见萧升对此事感兴趣,于是每日一有消息便来向其禀报,倒是让他知道不少镐京之中的传闻。



    “散宜生有大才,可惜生不逢时!”萧升微微摇了摇头感叹道。若是在后世的末法之世,像他这般的国之干才,方能主导国事发展。



    可惜这里是天人共生的洪荒世界,纵然散宜生再如何谋略出众,最后也只能是做些锦上添花之事了,这便是凡人的悲哀!



    不过当萧升心中方才下此决断之时,打脸的事情便发生了。



    只见周公姬旦带着一干朝堂大臣,恭敬的侍立在守藏室之外,吓得小吏赶忙进来禀报。



    萧升见状便明白自家暴露了,虽然他心中对此甚是疑惑,但是如今毕竟是大劫时期,他却是不好对这周朝重臣置之不理。于是便挥挥手,让小吏将姬旦等人请了进来。



    “姬旦愚昧,竟然不知有高人在此。失礼之处,还请仙长见谅!”姬旦一见萧升,便长身一稽的致歉道。



    看着面前这个面色圆润、大腹便便的中年,萧升却是难以将他与后世的儒家先圣联系起来。



    周公旦,乃是周武王姬发之弟。周文王姬昌还在世之时,姬旦便已经开始辅佐姬昌与殷商周旋。故此如今镐京朝廷之中,便是以他与散宜生为首主持政务。



    “殿下多虑了,这守藏室甚是安逸,我很喜欢!”萧升随意的笑了笑道:“不过我倒是很好奇,殿下是如何知道我在此处的?”



    姬旦闻言不由惭愧一笑道:“旦不才,粗通易卜之道。因为前线战事不利,故此私下卜占。



    得坎下巽上,涣卦也!易曰:王假有庙,利涉大川,利贞。



    后有爻辞六四,辞曰:涣其群,元吉;涣有丘,匪夷所思。旦这才知晓镐京之中便有高人在此,可助我岐周渡过此劫!”



    言及此处,姬旦便又是长身拜道:“还请仙长出手,救我岐周!”说罢,其身后的诸多大臣亦是面色悲切的一同拜倒在地恳求道。



    萧升闻言不由心中无奈一叹,他却是忘了姬昌本就是极擅易经卜算。便是在被纣王囚禁在羡里的七年,亦是孜孜不倦的在研究八卦之道。



    如今周易六十四卦,据说便是姬昌在羡里推演而出。



    能以一己凡人之身,穷尽天机至此,当真让萧升觉得有些脸疼。毕竟若是当真论其天机推演之道,他也未必能胜过姬昌。



    不过有些事萧升还是要讲清楚的,只见他无奈道:“殿下误会了,我不过是武夷山一散人,哪里有那般本事!殿下卦象之中所显示的贵人,并非吾也!”



    按照李沧海的猜测,姬旦卦象所显示的贵人相助,当是指元始天尊与太上圣人。



    “嗯?不对!”想到这里萧升却忽然意识到自家想岔了。要知道圣人是何等修为,其行踪岂是姬旦一介凡人可以窥视的。



    那么这般说来,姬旦卦象之中显示的贵人相助,当真是指得自家?



    且不说萧升心中如何作想,在姬旦看来萧升这般说辞不过是自谦罢了。



    再说像这般的隐世高人他也多有耳闻,常好逍遥自在,不愿理会俗世之事也!



    于是他又是面色诚恳道:“那纣王暴戾凶残,若是我岐周大败,这周国之中的千万百姓,还不知能有剩下几分。



    常言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便是为了这些百姓,还请仙长救上一救罢!”



    看着身前这些面色悲切的周室大臣,萧升心中念头电转之间,终于还是决定堵上一把。



    要知道如今阐教十二金仙俱都困于九曲黄河阵之中,周营之中燃灯只能闭门自守。可以说在圣人不出之时,眼前的局势几乎无解。



    否则元始天尊那般好面皮重威仪之辈,怎么会亲自下了昆仑山对小辈出手!



    难道他不知以小欺大,有损圣人威名?不过是逼不得已,不得不为罢了,谁让阐教门下弟子不争气呢!



    若是他此行可以将十二金仙解救出来,不仅可以让十二金仙欠下他一份大因果,说不得还能在元始天尊心中留下一份人情。元始天尊越是要面子,他这份人情的分量便越足。



    仅凭能让圣人欠下一份人情这个回报,便足以使得萧升行险一搏了。



    随着心中决断一下,萧升在略作沉吟之后,便答应了下来。



    不过看着面色大喜的姬旦,萧升却是面色严肃的说道:“那西岐城下的九曲黄河大阵我也略有耳闻,此乃天地之间极为凶险的一处大阵。



    若是想要破了这阵法,有些事情你等却是要依我。如是不能将此事办妥,那吾也无能为力了!”



    姬旦闻言立刻面色坚毅的回道:“仙长且吩咐便是,吾等必定全力以赴。便是要姬旦的性命,我也绝不推辞。”



    萧升闻言微微一笑的轻声道:“用不着殿下的性命,只需殿下与散大夫费些心力就好!”说完他便轻轻一指,只见一块玉版顿时出现在姬旦手中。



    看着姬旦那疑惑的神情,萧升面色严肃的说道:“此乃我根据天地变化,推演而出的太始历。”



    姬旦闻言面色一震,不禁下意识扫了一眼,只见在玉版之首赫然写道:



    “天地开辟,万物浑浑,无知无识;阴阳所凭,天体始于北极之野,日月五纬一轮转;今吾太始定天之象,法地之仪,作干支以定日月度衡。”



    看到这里姬旦不由心中大惊,于是忍不住向后看去,只见其上曰:“天张四维,运之以斗,月徙一辰,复返其所,正月指寅,十二月指丑,一岁而匝,终而复始……”



    姬旦此刻心中不由震惊莫名,只见他不顾礼仪的将身上的袍服脱下,小心翼翼的将玉版裹了起来。



    而后恭敬的朝萧升长跪道:“仙长赐此天书于我岐周,旦,且替我岐周万民、姬家上下,谢过仙长大恩!日后我岐周,必将永祀仙长神位!”



    看着姬旦竟然如此失态,散宜生一时不由惊骇莫名。他与姬旦相交多时,知道姬旦不是见识短浅之人。于是心中对那玉版愈发感到好奇!



    萧升闻言倒是对姬旦不免又是高看一眼,于是淡淡笑道:“殿下不必如此,吾只是见那百姓常常因时令不分,而致饥寒交迫,故此方作此历。



    不过此历如今乃是破阵的关键所在,需尽快推行,否则我也无能为力!”



    姬旦听罢连忙咬牙道:“此事不成,旦,不得好死!”



    看着姬旦连军令状都立下了,萧升也就没有什么多说的了。只见他将那长袖轻轻一甩,便脚下生云、身形飘逸的往西岐而去。



    那守藏室之外顿时又是拜倒一片,待萧升的身形消失不见后,众人方才起身。



    散宜生看着一脸决然的姬旦,不由面露好奇的问道:“殿下,这天书之中到底写了何物,竟然让你如此失态!”



    看着周围那一众朝中卿士都是与散宜生一般好奇,于是姬旦也没有再卖关子,而是一脸敬佩的说道:



    “太始仙长以斗转星移为一岁,将每岁分为‘十二月建’。又以此十二月建为基,划分二十四节令。



    自此天地之间的节气变化之规,无不在:立春、惊蛰、清明、立夏、芒种、小暑、立秋、白露、寒露、立冬、大雪、小寒;这二十四节气之中。



    ……我岐周得此天书,胜过百万天兵矣!”说到最后姬旦不由面色激动的感叹道。



    散宜生与那一干卿士听道这里,也是不由面色潮红的连连颔首赞同。像这般好处,即便是那位仙长不吩咐,他们也绝不敢有一丝懈怠!



    于是镐京小朝廷顿时爆发出了以往难以想象的执行力度,满朝上下暂且放下了所有政事,唯一的要务便是分赴各地推行此历。



    甚至姬旦不惜出动了王室底蕴,请出了世受岐周供奉的诸多修士,以道法携带着诸多卿士往来各处。



    即便是目不识丁的平民百姓,也被要求牢记那二十四节气歌诀。于是在岐周之境的田间地头,无论老幼皆可听闻其在背颂着: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



    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



    上半年来六廿一,下半年是八廿三。



    ……



    萧升此时却是还在慢悠悠的朝西岐城飞去,在感到那从天而降的庞大功德之后,他的心中方才算是放下了一块大石。



    他虽然派出了诸多龙骨化身行走洪荒各地,行诸多善事,为他积累功德。但是那毕竟是细水长流之策,如今还顶不了大用。



    若是没有方才的那一波功德,他即便是赶到了周营,也照样不敢祭出落宝金钱。



    正所谓前车之鉴后车之覆,前身那个倒霉鬼的经历告诉他一件事:那就是透支功德,可是会要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