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15章:变故

    在那烟波浩渺的大泽之上,萧升不由顿住云头。毕竟这云梦群山如此之多,若是当真要搜寻一遍,估计要花上不少时间。



    忽然萧升面色一凝,一手待剑向前凌空一斩。只见一柄骨箭顿时断成两截,跌落云端。



    不过虽然将这骨箭打落,但萧升心中依然忍不住怒上心头。他这好端端在云头立着,也没有招惹谁,便忽然遭此飞来横祸,他岂能不怒!



    他从云头向下望去,只见一身高丈许,面色黝黑的壮年男子身穿皮甲、手持神弓的傲然立在一处山头之上。



    那壮汉见萧升抬眼望来,竟然毫不畏惧,而是一脸傲气道:“此乃我九黎国重地,闲人一概不得窥视!”



    萧升见他如此盛气凌人,不由气得失笑道:“一干亡国余孽,也敢如此嚣张?”



    这倒不是萧升胡言乱语,九黎国确实存在过,但是亡国已久。



    话说上古之时天皇伏羲氏后裔,曾于洪荒以南建九黎部。



    但是被后来的神农子孙黎邛所生九子,黎贪、黎巨、黎禄、黎文、黎广、黎武、黎破、黎辅、黎弼,伙同族兄弟七十二人,篡夺了伏羲风姓後裔的“九黎部”。



    而后此辈以长子黎贪为首,建立九黎国,四处征伐扩张。因为黎贪的尊号为“蚩尤”,故此各方人族皆称之为九黎君蚩尤也!



    曾经的九黎国可是盛极一时,如今人族南部大多为其所占,不知有多少人族部族听其号令。



    可惜轩辕如彗星一般崛起于北方,不但统领了北方各部,而且还大败当时人王,即神农后裔姜榆罔。使得轩辕声势大涨,渐渐有一统人族之势。



    九黎国扩张之势,因此不得不暂缓。虽然人族遮遮掩掩,并未将当年之事公诸于众。



    但是要知道阐教十二金仙身范杀劫的起因之一,便是他们在当年轩辕与蚩尤的大战之中杀戮过盛。因此这封神大劫与当年之事,说起来也是有颇多牵扯。



    因为九曲黄河阵一事,萧升与阐教门人的关系倒是颇为融洽。阐教弟子虽然一个个傲气无比,但是倒不至于不知礼义廉耻之辈。



    往日闲谈之时,惧留孙便曾与他感叹道,当初他们师兄弟大开杀戒也是不得不为啊!



    那蚩尤在大势渐去之下,竟然不知何时竟然暗中联系了巫族。



    而后凭借着巫族秘法,将麾下大军炼得好似铜铁一般,不知痛楚毫无畏惧。因此将轩辕氏联军打得大败而归!



    若是蚩尤没有与巫族有这些牵扯,那么无论轩辕与蚩尤谁谁胜谁败,人族祖庭都不会插手,只会等待胜者出现。



    但是因为巫族插手,九黎大军如今被巫族血脉侵袭,早已不再是纯粹的人族血脉。



    尤其是九黎之君蚩尤,更是成了洪荒之中,第一个有着人族元神与巫族真身的生灵。



    若是让蚩尤登上人皇之位,那么人族气运自恐怕将驳杂不堪,被巫族借力窃取!



    这才是为何轩辕后来能得到三教相助的根本缘由所在,因为人族祖庭出手,三教受人族祖庭所请,故此下山相助。



    那一战,不仅是诸多巫人被绞杀一空,便是巫族自巫妖大劫之中残余下来的大巫,也几乎尽数战死。



    战后,为了警醒后人,天皇亲自出手将蚩尤炼入战旗之中。成就了一件战场杀伐至宝,供人族将士驱使以抵御洪荒异族。



    忽然之间,萧升念头一动,只见他凝神细细的看了那壮汉一眼,而后冷然道:“果然是巫人余孽!那怪如此不知天时,嚣张跋扈!”



    “放肆!”



    萧升此言一处,那壮汉好似被触及逆鳞一般。立刻大怒爆喝,而后一身气血猛然暴涨,转眼之间竟然有了真仙境的威压。



    “原来如此!”



    萧升见状不由恍然,难怪这巫人竟然有胆子向他攻击,看来这巫人的秘法倒是颇有几分可观之处。



    看着那巫人转眼之间便以气血化作龙蛇,只见龙蛇缠身之下那壮汉竟然凌虚踱步只若等闲。



    于是那连绵不断的骨箭,顿时如雨点一般的向着萧升射来。



    以萧升真仙修为,只是遥遥感应着那骨箭之上的凌厉,便不由面色凝重。



    只见他剑随心动,棱光剑转眼之间便化作一道电光,将那片箭雨瞬间斩断。



    那壮汉见状不由猛然一声大喝,而后青筋暴起之下一缕气血便从身躯之上脱离,化作一支血箭落于神弓之上。



    萧升见状心中不禁有着隐隐不安,于是不待其拉弓引箭,棱光剑便化作一道金光猛然向那巫人斩去。



    但是令萧升颇为惊讶的是,那壮汉见棱光剑斩来,竟然毫不躲闪已然一箭射出。



    于是虽然那壮汉被棱光剑刹那之间斩成两段,但是那如红玉一般的气血之箭,依然如追星赶月一般向他射来。



    更是诡异的是,无论萧升如何躲闪,此箭却好似跗骨之蛆一般,紧紧的跟随其后。



    萧升心中暗想,这恐怕便是那巫族秘法了,也不知这些巫人到底学到了多少。



    既然闪避不开,萧升索性直接召回棱光剑一剑断之。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当棱光剑与那气血之箭一接触。那红玉一般的利箭,竟然转眼之间好似流水一般黏了上去。甚至不待萧升出手,它又转眼之间消失在棱光剑之上。



    萧升见这般异动先是眉头微皱,而后猛然反应过来,棱光剑之中的元神印记立刻化作一点灵光遁出剑外。



    在将那点元神印记收入体内之后,萧升不禁睁开万劫天眼看了一眼棱光剑。



    只见此时剑身之上死死缠绕这一股死劫之气,本来好似彩霞一般的剑身,此时也渐渐透着一股诡异的血色。



    “果然是诅咒之力!”



    萧升不禁心中庆幸不已,倘若方才他稍有迟疑,少不得便会诅咒缠身。



    虽然这施咒之人已然身死,但是见那剑身之上的死劫之气,这诅咒恐怕亦是极为凶险的一种。



    如今萧升细细想来,那壮汉一身的箭道手段应该只是个幌子,这巫人最擅长的恐怕便是诅咒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