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20章:替劫

    只剩一个脑袋露在地表之上的土行孙,看起来倒是越发像一只老鼠了。



    眼见老师在上,自家又身陷牢笼,土行孙当即便吓得面容土色。一脸苦涩的向上哀求道:“弟子动了凡心入了红尘,望老师道心慈悲,饶了弟子罢!”



    惧留孙虽然面色如墨一脸肃杀之意,但是本无意杀他。毕竟他如今大劫正盛,没了土行孙谁与他替劫?



    反倒是杨戬因为深狠土行孙先前助邓九公讨伐西岐,又伤了哪吒等人,故此当即便冷笑道:



    “师伯,似这等坏了吾教名声的畜生,留之何用?不如速速斩了,杀杀那商营的威风!”



    土行孙闻言吓得是肝胆俱裂,他本就是贪生怕死向往红尘富贵的性子,身上半点道心仙骨也无,哪里受得住杨戬这般吓。



    于是不禁涕泗横流的向着惧留孙求饶,可谓是丑态百出!



    如今的这一批阐教三代弟子,也大多是这般成色,反倒是像杨戬这般良才美玉的才是少有。



    不过倒也怪不得他们,当初因为阐教十二金仙身犯杀劫,掀起封神之议后。元始天尊为保全座下弟子,苦心推演出了一个替劫之法。



    令十二金仙以此法寻得与自家相合的人族,而后将至收入门下教导。待封神大劫一起,固然十二金仙需要下山历劫,但是大半因果已多半被座下弟子承接去了。



    否则后来这一批阐教三代弟子,也不会通通的入了天庭,修行神道去了。



    故此纵观阐、截两教的二代弟子,被困天庭中的大多是截教门人,十二金仙又哪有一个上榜!



    这才是元始天尊的高明之处,只这一招,便断了截教的大半传承。有前途的弟子都去修行神道了,洪荒之中纵然有一二截教门人幸存,也成不了什么气候了!



    故此,土行孙如今是想死也死不掉!



    且不说西岐城中惧留孙如何整治自家的不肖弟子,另一边云梦大泽深处,萧升却是碰上麻烦。



    巫妖量劫之时,云梦大泽尚且唤做雷泽时,此处也曾孕育了一座洪荒之中的顶级的洞天福地:雷池洞天。



    但是上古一战,在东皇太一的混沌钟之下,不仅是雷祖身死道消,便是那雷池洞天也被轰的七零八落不再存世。



    否则以这万里云梦的灵气,又岂会孕育不出一方洞天的呢!



    如今随着岁月流逝,虽然雷池洞天不再,但是云梦大泽对于一般修士而言,依然算是一处难得的修行之处。



    萧升在借着六翅金蝉的神异,寻了几株后天灵根之后,不巧正好被大泽之中的鱼虾看见。



    因为萧升见之不过灵智初开,连化形修为都没有,故此便没有在意。



    不料当他在一处暗谷之中,将那隐藏于草木深处的后天灵根碧玉枣取出时,远处忽然一声爆喝传来:



    “哪里来的蟊贼,好大胆子,竟然偷到你雷猛大王的身上了!”



    萧升见状不由好奇的像前看去,只见一个满脸横肉一身皮甲的大汉正立在云头之上朝他大吼道。



    萧升摇头失笑道:“这天大地大,灵物何其多也,难道都是你这妖怪的东西?”



    那大汉本是云梦大泽之中的一只天地异种,唤做雷鳄。因为那强悍之极的本体,故此算得上是这云梦大泽一霸。



    那雷鳄自化形一来,因向往当年雷祖的威风,故此处处自称乃是雷祖后裔。还为自家取了一个名号,唤做:雷猛



    雷猛看着萧升在其出面之后,竟然还将那碧玉枣树收入玉盒之中,只觉的失了颜面。不由大怒道:“你雷爷爷说是,不是也是!”



    “小子,竟然敢不将本王放在眼里!本王今日非要将你嚼吧嚼吧给吞了!”



    那话音一落,只见他大嘴一张,竟然吐出一块金光闪闪的门板来!



    萧升便一脸好奇的看着,只见那雷猛吱哇乱叫的舞者一块门板向他冲来。



    萧升本来也没有将那妖怪方才心上,那雷猛虽然也是真仙修为。但是萧升见其一身妖气斑驳不堪,根基不稳、气息不定,便明白雷猛必然是以外力修行到这般境界的。



    可是当那块金晃晃的门板砸来时,竟然给他一种天倾之感,顿时他不由面色一片凝重。



    话说萧升的本体,不过是武夷山中的一块先天雷石!



    因为正好处于三光洞之中,天长日久之下的受日、月、星三光浇灌,才开了灵智。故此在先天生灵之中,他的根脚也只能算是平庸。



    不过萧升自穿越以来,事事向来以保命为先。故此即便没有灵宝在手,他保命的手段还是有得。



    他虽然不解这雷猛这般道行,为何能有这般神异的灵宝,但是顺手便是一道赤煞神火雷丢了过去。



    雷猛立刻熟门熟路的将那门板向上一顶,一路顶着雷雨冲到萧升面前。而后猛然一个鳄鱼摆尾,一条狰狞凶煞的鳄鞭便向他抽来。



    这倒是让萧升刮目相看,只见他将手一搓,瞬间漫天的雷云一凝,当即便化作一条电光闪闪的雷鞭被他握在手中。



    只见萧升握着那雷鞭轻轻一抖,那雷鞭立刻好似一条游龙一般向着鳄尾咬去。



    那雷猛顿时觉得自家后背一凉,回头一看,只见半截尾巴没了。



    一时间妖兽的凶性冲昏了灵智,那雷猛立刻将身一晃,化作一百丈雷鳄真身。



    而后那残余的鳄尾将门板一卷,顿时便好似一颗流星锤一般,猛然的向萧升砸来,他见状便立刻御使着那雷鞭迎了上去。



    云层之中,只见一边是那庞大的雷鳄真身在摇头摆尾;另一边则是萧升好似蝼蚁一般,在舞着数百丈的雷鞭,好似游龙一般向前噬咬而去。



    不过那块门板确实不凡,每当萧升的雷鞭落在其上时,竟然隐隐有着解体之势。



    萧升心中一动便将雷鞭一收,近百丈的雷鞭被凝练成一团拳头大小的雷珠。



    在轻而易举的躲过那庞大的雷鳄真身之后,萧升轻轻一指,只见那颗雷珠顿时好似雨点一般落在雷鳄尾巴上。



    片刻之后,只听得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起,那雷鳄顿时好似被**一般,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嚎叫。那场面令萧升都不忍直视的退开了几步。



    这一痛彻心扉的一击,顿时让雷猛眼珠通红。只见他猛然朝那门板喷出一大口精血,而后便看见那金晃晃的门板顿时好似山岳一般,向着萧升压来。



    看着这件样式奇特的灵宝,萧升不敢有一丝大意。他试着以赤煞神火雷相阻,但是竟然好似泥牛入海一般被其吞噬进去。



    雷猛见状不由猖狂的大笑道:“小子,本大王看你还能往哪逃!”



    可是不待他将话说完,便好似被噎住一般,竟然再无半点声音。



    只见萧升轻轻一指,那落宝金钱便呼扇着两张肉肉的翅膀,眨眼之间便迎着那门板贴合上去。



    于是在雷猛那难以置信的眼神之中,他依仗着纵横云梦的至宝,就这般乖乖的化作平常大小,被萧升收入囊中。



    雷猛见状再也顾得什么,连忙急声道:“妖道,快还我法宝,否则老子定要你死无全尸!”



    萧升闻言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当真是一个憨货!”



    失了这法宝之后,这雷猛在萧升手中再无还手之力。不过片刻过后,便被他打的在水中翻滚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