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24章:祸福相倚

    “可惜了,没想到堂堂的洪荒先天大神,竟然最后落得如此境地!”



    雷霆秘境之中,萧升不由负手长叹道。



    在炼化了那五彩光团之后,他才明白为何自他进入这处秘境之中,便处处头觉得诡异。



    原来当初在东皇太一的混沌钟镇压下,雷祖不敌先天至宝之威,故此在一番惨烈至极的搏杀之后,终究还是身陨道消,甚至还连累雷泽洞天也陷入殒灭之境。



    不过雷祖毕竟是洪荒之中顶级的先天大神,在临死之际以自家先天灵宝九天雷池,裹挟了一块洞天碎片,坠入了虚空乱流之中。



    那先天灵宝之中暗藏雷祖的一块真灵碎片,这也是他在那般绝境之下,为自己谋夺的一线生机!



    可是或许是雷祖的气运将近,本来镇压雷泽洞天的悟道茶树,竟然被混沌钟余波给震的四分五裂。



    没有先天灵根的供养,仅凭着先天灵宝九天雷池,完全无法令那残破的洞天碎片愈合。



    于是本来占地万里的洞天碎片,在空间乱流之中渐渐崩解,最后只剩下千里之地。



    没有先天灵气供养,雷祖便是有着再精妙的神通,也无能为力。



    最后在被逼无奈之下,雷祖只能凭借这真灵之中最后的一丝本源,感应到了雷泽所在。



    在几乎将本源耗尽后,这块流落空间乱流许久的洞天碎片,这才勉强的与云梦大泽中的气脉连系上。



    这才使得洞天碎片崩解之势得以停止,反而化作一雷霆秘境,沿着云梦大泽气脉游荡。



    这便是为何那雷鳄幼时的所遇秘境之处,后来却再也无法进入的原因。



    不过有一得必有一失,秘境空间虽然保住了,但是雷祖真灵碎片的元气也耗尽了。



    也不知是雷祖心有不甘,还是那先天灵宝九天雷池突生变异。反正在雷鳄当年进入秘境之时,雷祖的残余真灵,便已然与九天雷池的器灵融为一体再难分离。



    如此一来,雷祖已非雷祖,器灵亦非器灵!



    并且二者融合之后,雷祖残念被这先天灵宝所困,再难离开这灵宝空间。



    而那器灵则是因为融合了雷祖残余真灵,变得元灵驳杂不堪,也失去了操纵九天雷池的能力。



    最后那少年能控制的,也仅仅只剩下这方灵宝空间!



    这便是那少年心性变幻不定的缘由所在,他时而以为自家乃是灵宝元灵,时而以为自己是洪荒雷祖。如此心性变幻之下,自然显得是喜怒无常。



    那雷鳄一直在可惜当年没有抓住机会,只是取了一块门板便离开了秘境。却不想他是傻人有傻福,侥幸逃过了一劫。



    若是他当初与萧升一般触碰了九天雷池,那么早就被那少年夺舍,落得个元神溟灭的下场了!



    “一代先天大神,最后却落得这般凄凉的下场!洪荒,当真非是善地!”



    萧升在了解了雷祖这凄惨不堪的经历后,却是不禁由衷的感慨道。



    不过虽然他很可怜雷祖残念的下场,但是方才下手是倒是挺狠的。毕竟可怜是一回事,报仇又是另一回事。



    这次若不是他技高一筹,恐怕就要沦为这位先天大神,转劫归来的踏脚石了!



    所以萧升在道貌岸然的为雷祖凭吊了一番而后,便毫不客气的开始继承起雷祖的遗产来。



    “……虽然过程惊险了些,不过倒也划算!”



    萧升笑眯眯的将雷池收入元神之中蕴养,那悟道茶树的残余灵根本源,也依旧放在那汪造化雷精之中。



    毕竟先天灵根虽说是气运悠长,但是灵根一旦受损,也极难复原。在没有万全的办法之前,他不会妄动灵根。



    不过除了这些身外之物外,最让他心情激荡却是那五彩光团!



    萧升不由回想起方才元神之中,看到的那一幕幕短暂的盘古开天之象,不禁再次沉醉其中。



    那五彩光团便是雷祖一身的先天传承!



    作为上古洪荒之中的雷道大能,雷祖的根脚自然也非同小可。他本是盘古开天之时,洪荒世界生出的第一道雷霆所化。



    故此传承之中,也隐约有着盘古开天地的记忆。像这般的先天传承,便是那些先天大神与寻常先天生灵最大的区别。



    有了这般底蕴,上古之时那些先天大神,才得以纵横洪荒。否则难道鸿钧未出,众生便就不修行了么?



    萧升方才融合了那传承之后,不知费了多大的毅力,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毕竟底蕴只是底蕴,在没有将其彻底融会贯通,化作自家修行基石之前,一切都只是空中楼阁!



    ……



    秘境之外,那雷鳄此时已经有些惊疑不定。



    他本以为那太始道人在里面撑不了多久,但是他元神之中的禁制却迟迟没有崩解,这让他心中不由犹疑道:“难道……他竟能逃出生天不成?”



    正当他沉思之际,忽然被人从背后一脚踢开,让他不由猛然一惊。



    不过看着萧升那完好无损的样子,甚至连道袍都唯有丝毫破损,雷鳄不由有些瞠目结舌道:“老爷…你…你没事啊?”



    萧升闻言不由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你希望我有事?”



    “没有!不可能!绝对不会!”



    雷鳄此刻倒是立刻反应过来,干净利落的否认道。



    不过见萧升这安然无恙的架势,他也只能心中暗暗一叹,彻底死了那份心思。



    可是当雷鳄以为萧升找到灵根之后,便会离开之时,却发现萧升竟然还在云梦泽徘徊。



    “……老爷,咱们这是还要找什么嘛?”



    雷鳄一头雾水的随着萧升转了几天之后,不由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萧升闻言却只是轻轻一叹,感慨了句:“功德难得啊!”



    这次被逼无奈之下,他不得已使用了落宝金钱。那雷池乃是分属上品先天灵宝,这一出手便将萧升积累已久的功德几乎耗尽。



    为了防备不时之需,萧升还是得想办法将挣些功德。毕竟万一再遇到如上次一般的情况,他最后纵然落下灵宝来,气运枯竭之下恐怕也要遭劫!



    故此他不禁在心中鄙夷,谁说好人不长命的?这做好事,当真可以续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