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43章:争夺人才

    因万松岭那一场论道之故,使得萧升对于水官之道又有了新的感悟。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每日只是端坐牛背之上,意识却早已转移到水官分身之上。



    只见太始庙神域的御座之上,水官分身的神躯缓缓睁开双眼。萧升略微感应了一下那磅礴的神力,不由嘴角微翘。



    “看来应该早些弄出天官分身了,若是闲极无聊之时,还可以让三官分身陪自己搓麻,到时候自己不是想胡哪张胡哪张?”



    在略微活动了一番手脚之后,萧升放眼望去,只见这太始神域已然比上次自己来时要大了许多,如今几有数千里之地。



    不过目前神域还暂时无法容纳活人,故此多是一些以香火神力重塑真身的信徒在其中活动。



    除了那些魂力强悍的被萧升收为神兵之外,剩下的大多是些百工之人。如今神域之中的诸多房屋瓦舍,便是此辈亲手建造的。



    不过神域之中一时间却是缺少能当大任之人!



    巡察殿、斗战殿之中,唯有斗战殿暂且算是兵将齐备,但是却无元帅统领。



    而巡察殿则是唯有千里眼与顺风眼两个光杆元帅,可以说只有个空架子而已。



    “有斗战殿庇护信徒不受妖魔侵害虽然不错,可是还不够!”萧升一边在扶手上敲击着,一边暗自念到。



    他闭目微微感应了一下,如今在岐周所占的两州之地,太始庙已经俱都铺展开来。



    但是这些神庙大多是在人族城池之外,他的信众也大多是那些无法受城池庇护的人族百姓。



    萧升心念一动,却是想起了万松岭的那一幕。若是同样有修士于城池之中梳理地脉,凝结神印。



    日后便好似山神一般,消解城池之中的诸般暴戾阴暗的负面之力,不论是对于人族、还是对天地而言,都是利大于弊!



    念及此处,他心中却是有了定计!



    随即他神念一动,便招来四方庙祝神魂。不过片刻之间,神殿之中便密密麻麻的站着一排排玄衣皂袍的庙祝。



    自从此辈就任庙祝之后,倒是没少来这太始神域之中,故此一个个倒是没有惊惶。



    待四方庙祝到齐之后,此辈便一齐朝上首御座大礼叩拜道:“属下拜见神尊,愿神尊神威无量,庇佑苍生!”



    “免礼!起身罢!”



    看着殿中一脸恭敬的诸多庙祝,萧升面色威严道:“本尊见众生多苦,心中多有不忍,欲于庙中设下城隍一殿陪祀。



    尔等回去之后,可于各城之中寻访那公正仁爱、德行高洁的长者贤人一一报知于我。



    日后也好让各城百姓,能有个贤者主持公道!”



    “神尊大德至此,真乃众生之福也,我等必当竭尽全力!”



    那一干庙祝本就是萧升的虔诚信徒,如今听道这般言论,更是心中佩服之至,对萧升越发崇敬起来。



    待诸多庙祝退下之后,萧升根据从齐元那里得到的启发,开始默默推演其城隍的修行之法来。



    毕竟无论是神道还是仙道,都是修行正途。又岂会像凡夫俗子想象的那般,全凭一旨敕令晋升呢?



    凡是可以一旨敕令赐予的力量,纵然你再如何尽职尽责,日后自然也可以一言剥夺而去!



    像这样的神邸,恐怕连那些洪荒散修都看不上眼!



    在萧升的安排之下,各城城隍需梳理各城周边地脉,使之无有郁结之处。其二,还需负责缉拿那些滞留阳间,搅乱阴阳平衡的阴魂之辈。



    这两点功德之事,虽然繁琐细致,但是若是持之以恒的做下去,必然有大功于天地!



    随着诸多庙祝离去之后,短时间内倒是无人上报。萧升也没有在意,毕竟每一尊城隍之位都牵涉不小,还需谨慎行事。



    反倒是千里眼与顺风耳两人,在听闻萧升的打算后,竟然为他推荐了一个不错的人选。



    顺风耳面色恭谨道:“启禀神尊,因为那纣王一意孤行,不听规劝。那殷商宗室微子衍与微子启便辞官归隐,不再效忠纣王。”



    而后千里眼借着说道:“那微子启在临走之时,带走了不少殷商祭器,依靠着暗中存储的粮食,与一班家臣在山林之中潜藏。



    依属下看来,不像是个真心归隐的,倒像是个待时而动的!



    反倒是那微子衍,仅仅带着几个老仆于山林之中躬耕自守,从未再与外界联系!”



    萧升听罢不由神情一动,这倒是好消息。



    他不禁笑叹道:“俗语云:深山藏虎豹,山野卧麒麟。现在看来此言不虚啊!”



    言罢他满意的看了千里眼与顺风耳一眼,赞道:“这次你们做得不错,日后可多多关注,看是否再有此类乡野遗贤!”



    在千里眼与顺风耳欣喜的应命而退之后,萧升却是轻身简从的出了神域向着殷商而去。



    ……



    一处密林深处,微子衍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家眼前的异人,不由摇头惨笑道:



    “帝辛如今连我这荒野村夫也容不得了么?



    也罢,若是要取老夫性命你尽管动手吧,只是我这几个老仆不过是庸碌之辈,还请阁下放过他们!”



    萧升闻言微微一笑道:“先生果然不负仁爱刚正之称,本尊佩服!”



    微子衍见状不由眉头一皱,而后看着萧升眉宇之间威严不凡,于是似有所悟道:“阁下不是帝辛麾下?”



    “呵呵~”



    萧升闻言轻笑道:“帝辛不过是冢中枯骨,又何资格招纳本尊!”



    言罢他也不多言,直接开门见山道:本尊乃是太始洞阴神尊,因感众生疾苦,故此立下城隍殿。今闻有贤者在此,故此请先生就任城隍一职!



    微子衍闻言连忙稽首道:“老朽肉眼凡胎,不知神尊当面,还请恕罪!”



    而后只见他疑惑道:“不知神尊所言城隍之职……乃是所行何事?”



    萧升自然不会嫌麻烦,而是将城隍之责与微子衍一一道来。



    半晌之后,那微子衍不由面色感慨的摇头叹道:“枉我自以为一生为国为民也做了不少善事,如今与神尊相比,才知道小仁不及大德也!”



    言罢他整了整自己的麻衣素服,面色郑重的朝萧升一稽道:“蒙神尊不弃,衍愿附骥尾,为众生行此功德之事!”



    “大善!”



    萧升闻言不由哈哈一笑,他心中不由欣喜道:“死人他是抢不过封神榜!不过,这不是还有活人么?”



    趁着这场天地大乱,不知有多少英雄豪杰崛起于草莽之间。对于西岐而言乃是天赐良机,但是这又何尝不是他太始庙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