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51章:道友请留步!

    在姜尚与一干阐教门人惋惜之际,萧升已然回到了神域之中。这次借着酆都冥府的相助,太始庙所涉及的两州之地,总算是有护法神兵巡视。



    那数十万护法神兵也几乎将太始神域中的香火之力掏空,若不是为了日后的功德着想,萧升还真不一定舍得如此。



    随着数十万神兵神将撒下去,太始庙周围的牛鬼蛇神越发少了起来。



    往日这些妖魔鬼怪只是不主动招惹太始庙,但是随着神庙之中护法神兵的主动出击,这些山精野鬼更是不敢逗留。



    在这个鬼神横行之世,太始庙的举动便立刻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一时间各处前来拜谢祭祀的信众不知几许,倒是令神域之中几乎快要干涸的香火略微恢复了一丝。



    而随着各城城隍的出现,萧升的神道体系已经初现雏形。以斗战司为武、以城隍殿为文;太始庙既管生死大事,也管鸡毛蒜皮。



    对于主要管理岐周内政的散宜生与姬旦而言,他们已经显然察觉到了太始庙存在的好处。



    对于太始神君所传的:“吏竭其力,神祐以灵,各供其职,无愧斯民”这十六字敕令,姬旦更是深以为然。



    于是在镐京朝廷的推动下,本来各处只是浮于表面的太始庙,开始渐渐得到了当地官吏的大力支持。



    毕竟原先此辈不知太始庙有如此神异,只当是大王要赏赐那些世外高人。



    如此见到了好处,不由别人催促,这些本土官吏便忙不迭的推动此事。



    不过高坐神域之中的萧升,此刻却是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贫道申公豹,见过道友!”



    萧升心中虽然五味杂陈,但是面上还是丝毫微显的淡笑道:“不知道道友此来所为何事?”



    那申公豹虽然是个黑豹成精,但是化形之后倒是卖相极佳。因为仙道有成驻颜有术,故此依然是个丰神俊秀的中年道人。



    不得不多姜尚与之相比,简直就好似朽木一般!



    不过纵然如此在申公豹、这个洪荒第一扫把星上门拜访之际,萧升还是没有拒之门外。毕竟若是闭门不见,本就是示弱的表现。



    他心中忌惮是一回事,但是气势绝不能输!



    故此怀着这般复杂的心情,萧升听着申公豹在那义正言辞的说道:“西岐以臣叛君是为不忠,擅起刀兵是为不仁,将诸位道友牵连到此大劫之中,更是不义!



    这般不忠不仁不义之辈,道友又何必相助!”



    萧升闻言淡淡只是淡淡一笑道:“道友此言何来?我并没有助周之意,我只是可怜这亿万生民无辜,故此才出山立庙。”



    申公豹听罢不由大笑道:“那为何道友去朝歌求见,到时亦可一抒道友心中所愿!”



    萧升闻言斜眼看了他眼,而后漠然道:“以帝辛那焚炙忠良,刳剔孕妇之举,恐怕我这神道他不敢用!”



    申公豹听完也不恼怒,而是轻轻笑道:“且不说那人间之事,只说这封神大劫本是阐、截之争,道友又何苦掺和其中呢!”



    萧升闻言顿时不由心生一股怪异的感觉,但是一时也没有多想,而是反问道:“大劫之中便不修行了么?”



    这次出山虽然萧升本意只是避祸之举,但是机缘巧合之间得已证得金仙。



    这若是方才寻常时候,还不知他要磋磨多久才能有此修为!



    但是这封神大劫一起,天机混乱之下,不知有多少修士得遇机缘。



    这大危险之中,亦是有大机遇!所谓危机,不外如是!



    况且萧升早早看来答案,只选赢了那家,已然将风险降到最低。若是最后依然身死上榜,他也只能认命了!



    申公豹见无论于公于私都劝不了萧升,倒也没有强求。



    不过待其离去之时却是留言道:“这洪荒,可不是只有两位圣人!”



    面对这含糊其辞的话语,在回想着申公豹先前不自觉流露出的语气,萧升脑中忽然灵光一闪,而后悚然一惊。



    这次大劫之中,申公豹虽然名义上说是阐教弟子,但是他打着与姜尚不和的幌子,干得皆是助商伐周之事!



    虽然最后结果都不尽如人意,反而使得截教门下越来越多的被牵连进来!



    但是无论是元始天尊、还是通天教主好像都是无动于衷!



    通天的不加理会,可能是没有将申公豹这个小角色放在眼里。



    但是元始天尊绝不该如此放任才对,毕竟申公豹此举已然算是叛教行径了!



    虽然天机混乱连圣人也无法推演,但是在申公豹几次三番的搅和之后,元始天尊只要没有耳聋眼瞎都早该知道了。



    但是元始天尊偏偏毫无动静,放任申公豹行走各方为阐教添堵!



    萧升曾经怀疑过申公豹乃是受元始天尊之命,与姜尚一明一暗有意的针对截教。



    但是无论是封神之后申公豹的待遇,还有方才他的表现,都证明他先前的猜测是错误的!



    作为曾经应劫之人备选的申公豹,偏偏输给了什么都不如他的姜尚,他心中或许真的对阐教有怨!



    不过若是身后没有依仗,他也绝对没有胆子做出这些事来!



    念及此处,真相便呼之欲出了!



    申公豹并不是在助商伐周,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这场大劫更惨烈一些!



    阐教与截教之间争斗的愈发激烈,某位存在才会得偿所愿!



    “啧啧啧~,想不到一直安坐如山的佛门二圣,竟然早已落子!当真是……可畏、可叹!”



    若是申公豹背后当真是佛门,那么后来永世被镇压在北海海眼之下,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这也让萧升对元始天尊的认识更深了一层,能明知申公豹有问题却就这般放任,这位圣人恐怕是连西方的两位都一起算计进去了!



    难怪老子这般偏帮阐教,看来这两位圣人心中早有算计。只是可怜通天那宁折不弯的性子,终究是不能和光同尘!



    在模糊的猜到了元始天尊的用意之后,萧升却是对燃灯的态度大变,不再对其视如蛇蝎。



    只见他转眼之间便出了神域,不见一丝尴尬的找燃灯道人谈玄论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