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9章江湖技能

    叮铃铃……周一凌晨四点半,老式闹钟发出刺耳的鸣叫。

    谈小天一跃而起,全身绷的像铁块一样,警惕的四下张望。

    十秒钟后,谈小天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没有枪手,没有毒贩,更没有沐罂。

    这是家!虽然是租的房子,但有父母在就是最温暖的家。

    昨晚是这么多年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

    天还没亮,谈小天开了灯,看清了屋里的景象。

    时不时发出吱扭吱扭怪声的老式木质单人床,散发着肥皂特有清香味的蓝白格床单,墙上贴着乔丹飞身灌篮的海报。

    谈小天换了几秒钟,起床洗漱穿衣,父母早就出摊去了,屋里只有他一个。

    他狼吞虎咽吃完了宋春华留的煎蛋面包牛奶,拿起书包出了门,骑上那辆美利达变速山地车,在空旷的街上一路疾驰,向道西区方向行去。

    道西六家子地区有一栋二层小楼,灰白色,对外挂了一块军强贸易公司的牌子,其实就是刘军的老巢。

    一楼是对外营业的麻将房,二楼是刘军的办公室。

    在前世,谈小天参军第二年趁着回家探亲的功夫把刘军的一切都摸清楚了,一天晚上他偷偷潜入这里,将刘军打个半死,出了一口恶气。

    这一世呢?

    昨天在操场上跑步时谈小天就已经想好,要么不做,要么就一击毙命,不让刘军有任何喘息之机。

    谈小天把自行车书包藏进路边的灌木丛里,又脱了校服,换上一套深灰色的劳动服,带上手套,步行百米后,站在二层小楼前,捏着下巴,盯着窗户前的铁质护栏认真思考了五秒钟。

    刘军到底是混道上的,对自家安全很是重视,防盗门、防护栏一应俱全。

    这个路段很偏僻,基本很少有人经过,再加上现在还没到5点,对赌徒来说是最疲乏的时候,即便是最疯狂的赌徒,也不会在这个时刻继续奋战,因此,一楼的麻将房不会有人,整个小楼里最多有一两个打更的人,他们劳累了一夜,现在应该睡得正香。

    谈小天绕到楼后,手搭在一层窗户的护栏上,稍微一用力,整个身子腾空而起,手脚交替攀爬,只几下便爬上二楼,继而翻到了楼顶。

    楼顶有一扇为维修预留的天窗,平时用一把铁锁锁上。

    谈小天从衣兜里掏出一根铁丝,捅进锁眼里,试了几下,咔嚓一声脆响后,锁开了。

    金三角汇集了国内乃至整个东南亚地区最天才的罪犯,神偷,枪王,冷血杀手,还有一些精通各式奇巧淫技的鸡鸣狗盗之徒。

    平时只要闲着无事,谈小天就去找这些人喝酒聊天,顺便学些手艺。

    对这位金三角地区大名鼎鼎沐家的驸马,这帮人巴结来还不及,自然倾力传授。

    谈小天因此学了不少杂七杂八的江湖技能。

    天窗打开,谈小天先是探头进去听了一会儿,经过仔细确认二楼没有人,他这才一跃而下,如狸猫一样,落地时声息皆无。

    二楼有八个房间,门上分别贴着财务科,办公室之类的字眼。

    谈小天直取最里面安有防盗门的那间,铁丝再一次派上用场,再加上一把小口螺丝刀,不到一分钟,沉重的防盗门开了。

    刘军的办公室里乱糟糟的,茶几上烟盒火机破杂志随意堆放,烟灰缸里满满的烟蒂。

    谈小天径直走到办公桌后,伸手拉开墙壁上木色暗门,露出了里面深绿色的保险箱。

    他凝思片刻,开始转动门上的密码锁。

    5,8,3,1,6,9。

    咔嚓,绿色的门开了一道缝。

    谈小天大喜,密码果然是那个。

    前世他就在这间办公室里暴打刘军,逼他说出保险箱密码,那时是2000年的冬天,现在还是1998,刘军做梦也想不到,前世泄的密,报应却在今世。

    保险箱的上层放着八摞百元大钞,中间有几本账簿和笔记本,谈小天拉开最下层的抽屉,一对乌黑铮亮的手枪暴露在空气里。

    谈小天眼睛一亮,伸手拿起一只,入手沉甸甸的,真货无疑,国产63式手枪,外形小巧玲珑,便于隐蔽携带,加上其使用的7.62毫米手枪弹装药量较少,射击时声响不大,非常受社会大哥喜爱。

    谈小天也没客气,保险箱里的钱拿走七万,手枪一只,子弹若干,那些账簿笔记本都是刘军生意上的往来账目,妥妥的罪证,他拿走一本,剩下的和手枪一起放在办公桌最上面的抽屉里,如果警察搜查,第一时间就会搜出这些罪证。

    关上保险箱,谈小天小心翼翼清除完痕迹,特意把防盗门从里面打开,留了一条缝,这才从原路退回,一切神不知鬼不觉。

    早7点,谈小天已经出现在高三三班的教室里,和同学们一起参加早自习。

    朗朗书声中,他时不时瞄一眼手腕上那块60元的电子表。

    7点50,自习课下课,谈小天借尿遁溜出一中,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按照时间顺序先后打了几个电话。

    8点5分,副局长金炳昶,2247986,电话响了十多声,没人接。

    紧接着谈小天又拨通了另一个副局长周新飞的电话,这次运气不错,很快传来一个略微沙哑的男声。

    “喂,谁啊?”

    谈小天调整一下呼吸,热情说道:“周局你好,我是宣传部的小李啊!上次市局表彰大会咱们见过。”

    “哦……小李啊!”

    周新飞迟疑了一下,但毕竟是局级领导,迅速反应过来,“有什么事吗?”

    “周局是这样的,我们部里近期准备搞一个系列报道,广播、电视、报纸几家媒体都会参与进来,报道的内容主要是面向公安战线,尤其将一线民警的战斗、生活的真实案例反映给百姓,希望得到周局的支持。”

    “这是大好事啊!我当然支持,不过宣传口的事情是由政治处具体负责,到时我会跟他们打招呼的。”

    “谢谢周局,改日我做东,咱们聚聚!”

    谈小天又东拉西扯说了几句话,这才挂了电话。

    那边周新飞放下听筒,疑惑的揉着太阳穴,“宣传部的小李?

    怎么一点想不起来了呢?

    岁数大了记性就是不行了。”

    谈小天从兜里掏出几张报纸,对着上面的编辑部电话,飞速的拨通号码。

    “山城晚报吗?

    现在是哪个编辑值班?

    我是市公安局的,有紧急情况,对!”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谈小天口中发出的声音竟然和方才周新飞一样,相似度在70%以上。

    “你是张编辑吗?

    我是市局周新飞副局长,我们这边有个紧急案件,刚刚和宣传部协商,希望报社能够跟进,事情太急,我就没找总编,直接打了值班电话,事后再和总编招呼吧!”

    “对,8点半,道西区六家子幸福巷3号,一栋2层小楼,楼是灰白色的,你们记者到了就找刑警,谁都可以。”

    挂了报社的电话,谈小天马上又拨打了电视台号码。

    “电视台吗?

    我是市公安局的,有紧急情况找外勤记者跟进。”

    ……在金三角果敢的酒吧里,有个烂仔,只要给他买一杯酒,他就给你学一些让男人热血沸腾的声音,诸如苍老师,波多老师。

    谈小天只要去酒吧,就会让他喝个够,玩笑之余,却也跟他慢慢的学会了如何分辨人的声音,找出其中的特点,又如何控制喉部肌肉来模仿他人。

    刚才谈小天第一个电话打给周新飞,故意东拉西扯拖延时间就是为了找出他说话的特点。

    小技能解决大问题,现在,除非是和周新飞特别熟的人,否则一般人根本分辨不出谈小天声音的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