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10章行动

    打完报社电视台的电话后,谈小天从校服裤兜里掏出一盒红河,点上一根狠狠抽了一口,烟草的辛辣瞬间弥漫口腔,抽了半根之后,他将剩余烟蒂一弹,继续打电话。

    “喂,蒋海吗?

    我周新飞,有个紧急情况需要马上行动,刚接到上级命令,几家新闻媒体要为咱们一线干警拍摄一个报道,主要是反映新时代警察形象的,正巧有人举报道西区六家子幸福巷3号,楼内可能藏匿枪支,你带几个形象好的警察,马上赶到,有问题吗?”

    由于刚刚那半根烟的缘故,谈小天的嗓音沙哑了不少,更像周新光了。

    道东区分局刑警支队队长蒋海是个典型的东北汉子,膀大腰圆,但却心细如发,周新飞的语速太快,和以前不太一样,而且座机上显示的也不是他办公室的号码,他浓眉一皱,开口问道:“周局,道西的案子让我们道东来办,踩线了吧?

    李德武那家伙知道了恐怕要跟我瞪眼睛。”

    “这都什么时候了,人家记者已经出动了,我从宣传部出来都没回办公室,在路边的电话亭给你打的,现在是8点15分,8点半你必须给我赶到六家子幸福巷,耽误了拍摄的事,我拿你是问。”

    啪,谈小天毫不犹豫的将电话挂断。

    他担任卧底多年,熟悉公安系统内部的规则,上级对下级不能太客气,该吼就要吼,该骂娘就要骂娘。

    另外,他之所以找道东的警察去查道西,就是怕刘军在道西经营多年,有人护着他。

    跨区办案,道东的警察可不会袒护他。

    一听听筒那头传来的忙音,蒋海不再犹豫,周局的声音有些怪异可能确实是因为事情太着急,但是这火爆的脾气除了他还有谁。

    妈的,上面那些官老爷,想一出是一处,拍个破报道还得我们配合演出。

    “小王,大刘,给我找几个个头高形象好的,马上出发,有紧急任务,啥任务?

    拍电影去。”

    滴呜滴呜……几分钟后,两辆警车拉响警笛,向道西区疾驰而去。

    8点30分,幸福巷3号楼下已经站满了人,高大魁梧的蒋海正和几个挎着相机的记者说话。

    “各位记者同志,我是道东分局刑警支队队长蒋海,请问你们是怎么接到这次行动消息的?”

    他谨慎惯了,在行动之前还想再确认一次。

    几个记者七嘴八舌说道:“不是你们周局和我们联系的吗?

    说要报道一次行动,展现警察风采。”

    再无疑义,蒋海一挥手,“行动!”

    他手下的精兵强将一起上前,用专业工具飞快破拆成功楼门,随后一拥而进。

    跟随蒋海来的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刑警,进楼之后不等命令便自动分开搜索。

    记者手持照相机,纷纷跟进。

    楼里打更的是刘军手下一个马仔,昨晚伺候局忙到下半夜3点多,现在睡得正香,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人按在被窝里拷上手铐,随后闪光灯一通乱闪,照的他眼睛都花了。

    几人厉声问道:“老实交代,枪藏哪儿了?”

    马仔彻底蒙圈了,“什么枪?

    你们是什么人?”

    “还不老实!”

    当时就有人举起了手,可马上被身边人按住了,小声劝道:“别动手,有记者!”

    几分钟后,一个兴奋的声音响彻小楼,“枪,我找到枪了。”

    ……废话,我差点把枪都摆到明面上了,再找不到你们可真成了废物了。

    谈小天一直看到蒋海他们押着马仔、带着证物上了警车,这才收起望远镜,慢吞吞从二层小楼附近的槐树上爬下来。

    既然不打算杀人,那走警方这条路就成了首选,谈小天费了这么大劲,就是要把刘军的案子办成铁案。

    从昨天制定计划开始,谈小天就打定了一定要让新闻媒体介入的主意。

    因为他不确定刘军的背景有多深厚,只有媒体参与才能让盖子彻底揭开。

    私藏枪支,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再加上那几本账簿,刘军最少也得判五年。

    唯一的缺陷就是蒋海和周新飞事后一定会觉察出不对劲,但那又如何?

    谁能想到这么严谨完美的方案是一个高中生策划并实施完成的呢?

    谈小天又抽出一根红河,这次他慢慢的吸了一小口。

    这些手段都是拜沐罂所赐,那个堪称天才罪犯的美丽少女,哈佛的MBA,用专业化的管理知识,仅仅五年时间就将家族的毒品生意扩大了一倍以上。

    谈小天跟着她几乎走遍全世界,亲眼见到她的谋略与想法,耳濡目染之下学到很多。

    猪大肠、刘军这些前世貌似强大的仇人,在此时的谈小天眼中,土鸡瓦狗罢了。

    眼前的麻烦没了,谈小天的脚步越走越轻快。

    轻车熟路从东南角的围墙跳进校园,谈小天神不知鬼不觉进了教学楼,现在是上午最后一节课时间,讲台上,年轻的英语老师陈雨正在写板书。

    谈小天将后门开了道缝,背着鼓鼓囊囊的书包蹲下身快速靠近自己的书桌,他的动作引起了后面几排同学的注意,马威、张大鹏都在冲他挤眉弄眼。

    “怎么了?”

    谈小天脚下不停,张嘴做出无声的口型。

    马威以口型回应他,“站起来吧!老师发现你了。”

    谈小天一抬头,不知何时陈雨已转过身,面罩寒霜的瞪着他。

    哄……全班哄堂大笑,只有楚庭,脸上闪过一丝失望。

    “谈小天,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你迟到的原因吗?”

    谈小天讪讪站起,不等陈雨发话,自动走到最后面罚站。

    小巧玲珑的陈雨踩着三寸高的高跟鞋冲了下来,风风火火来到谈小天身前,仰起脸责问道:“谈小天,马上就要高考了,你为什么不上课?

    难道你真以为上一个三流的体育大学就满足了,凭你的条件,你本应更好的,知道吗?”

    陈雨是滨城外国语大学的硕士研究生,非常负责的一位老师,她见谈小天只是低头,不禁更加生气,伸手去抓谈小天斜背着的书包,“你逃课、迟到,还背这么大一个书包干吗?

    哎呀,你这里装了什么这么沉?”

    谈小天一惊,包里装了七万元钱和手枪子弹,决不能让外人知道。

    他急忙护住书包,情急之下蹦出一句英语,“Miss,pleaserespectpersonalprivacy.”字正腔圆,竟然是正宗的美式英语。

    (陈老师,请尊重个人隐私。

    )陈雨有点发愣,脸色稍缓,“Dopoorstudentsdeserveprivacy?

    Inhighschool,goodstudentsdeserverights.”(坏学生不配有隐私,在高中,只有好学生才有权利。

    )谈小天面不改色,“Ifyoudon"t,itwillbeamazing.Pleasewaitandsee.Iwillcreateamiracleforyou.”(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请老师看着,我会为你创造一个奇迹。

    )陈雨眼中已经隐隐约约有了笑意,“Okay,yougobadsitdown!

    ”(好,回去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