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23章再见山鹰

    楚强诧异的看了看女儿,随即小声呵斥道:“你一个学生来这种饭店干吗?

    赶紧回家去。”

    楚强话音未落,身后传来一个很嚣张的声音,“老楚,让你破费了,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咱们之间的事可不算完,我山鹰又不是要饭花子,想这么把我打发了可没那么容易。”

    楚强急忙回身,对后面出来的大光头点头哈腰,“山鹰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楚强也是个爱交朋友的人,这一顿哪够,咱哥俩还得长处。”

    大光头叼着牙签,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径直上了二楼,也没注意到女厕门口的楚庭。

    楚庭却是把他看了个清清楚楚,这不是那天在一中旁边的小路上耍流氓的大秃头吗?

    他怎么和爸爸在一起,而且看情形,爸爸一直在讨好他,他对待爸爸的态度却很不友善。

    楚庭满怀心事回到座位,思来想去还是担心爸爸受欺负,就把刚才遇到山鹰和爸爸的事告诉了谈小天。

    谈小天的眉毛跳了两跳,“我上楼看看,保准不能让叔叔吃亏。”

    楚庭的小手拉住了他,明眸里千言万语,“你可别再打架了,还有,万一我爸爸对你态度不好,你,你忍着点。”

    “放心!”

    谈小天一笑,起身上楼。

    ******206包房内,楚强满心苦涩却又不得不殷勤举杯劝酒。

    他开了一家中档饭店,生意还算不错,可是被山鹰看上了,托人递话,每个月要3000元秩序维持费,只要交了这笔钱,山鹰可以保证饭店平安无事。

    楚强心里透明白,什么秩序维持费,不就是保护费换了种说法吗?

    3000块钱可不是小数目,他这个饭店一个月才能挣多钱,所以犹豫了两天。

    结果第三天饭店一开门,山鹰就带着十几个人进来,一人占了一张桌,每人点了一碗白饭,一碟子咸菜丝,也不吃,就在那坐着。

    楚强知道这是遇到青皮无赖了,他托道上的朋友打听,才知道来的人是以前大军子的手下山鹰。

    前阵子大军子因为私藏枪械进去了,这个山鹰就自立门户,每日里就做些欺压良善的龌蹉事。

    楚强只是个老实巴交做买卖的,哪里敢得罪这群流氓,只好又托人把山鹰请了出来,又是喝酒又是说软话,把山鹰哄的高兴了,松了口,每月不用交3000了,2000就可以。

    包房的圆桌上团团围坐十个人,其中两个是楚强和他的朋友,另外那八个都是山鹰和他的小弟。

    这八个一点也不客气,点菜净捡贵的点,要的酒也全是好酒,楚强的心都在流血,可是又不得不强充大方。

    “兄弟千万别客气,喜欢吃再点。”

    “山鹰哥我敬你一杯。”

    席间气氛十分热烈,突然包间的门一开,服务员走了进来,问道:“请问哪位是山鹰先生,外面有人找。”

    山鹰扬起喝的通红的脸,喷着酒气问道:“谁找我?”

    “不知道,他就说和您是熟人,知道您在这里喝酒,想见您一面,他就在走廊等着呢!”

    山鹰想了想,为了防止万一,一指一个目光凶悍的年轻人,“小六,你陪我出去一趟。”

    小六是他新收的小弟,身手了得,有他在身边,自己也能放心。

    两人出了包间的门,山鹰看清楚对面墙壁正在抽烟人的脸时,下意识回身就要跑。

    把紧跟在他身后的小六弄愣了,“山鹰哥,你干嘛?”

    山鹰意识到不能在小弟跟前丢了面子,强忍恐惧,慢慢回身,脸上堆满了笑,灿烂如菊花。

    “大哥,好巧啊!你也在这里吃饭,哪桌?

    我去把单买了。”

    谈小天吐了一个烟圈,不说话,怔怔盯着山鹰。

    一看到他这种表情,山鹰就觉得腿肚子有点转筋。

    小六狐疑的看着他们两,闹不清二人的关系。

    说是朋友吧?

    这个像学生一样的年轻人全身散发着傲慢,根本没把山鹰当回事。

    说是仇人吧?

    还真没见过山鹰哥这么殷勤的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的。

    不过他很有几分做小弟的自觉的,有些话当大哥的不好讲,要靠小弟打头阵,于是他清了清嗓子,一指谈小天,“我大哥和你说话呢!你没听到?”

    谈小天眼光转到他脸上,夹着烟的右手缓缓伸出,燃烧的烟头对准了小六的眉心。

    这下小六炸毛了,“卧槽,小崽子你指谁呢?”

    他抡起手掌,扇向谈小天的右手。

    两只手即将接触的一瞬间,谈小天右手突然一翻,牢牢抓住小六,同时左手成拳,中指骨节突出,形成锥形,闪电一击,正打在小六右耳下侧半寸处。

    小六两眼一翻当即倒地,如一滩烂泥般昏迷不醒。

    只一下。

    山鹰本就忌惮谈小天,在他心里,谈小天是那种手上有几条人命的冷血杀手之流,现在看到谈小天只用一下就把小六弄得生死不知,他就更坚信自己的判断了。

    “大哥,有话好说,别,别伤了和气。”

    他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在楚强面前,他是杀人不眨眼的大哥,可遇到真正的狠人,他马上就低眉顺目服软认输。

    “屋里那个人,是我同学的父亲。”

    谈小天一指包房的门。

    山鹰心里的石头当即落地,原来是这么回事,肯说话就好办。

    “大哥,我明白了,以前不知道还有这层关系,你放心,我保证把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保证不丢大哥的脸。”

    山鹰点头哈腰,又是鞠躬赔礼,又是递烟点火,还把谈小天送到了楼梯口。

    206包房门口,楚强望着他们的背影陷入迷茫。

    他是见山鹰长时间不回来,特意出来找他的。

    谁知道一出来就看到他们两个向楼梯走去。

    他一眼就认出了谈小天,没法子,那么高的个子实在太醒目。

    再一联想到刚才在一楼看到女儿,一切不言自明。

    如果不是山鹰在场,他早就冲去过揪住那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小子,让他离庭庭远一点。

    可当他看到山鹰恭敬的像三孙子一样陪着谈小天下楼时,他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一个叱咤山城的道上大哥居然会这么恭维一个高中生,这,这什么情况?

    难道这个谈小天有深厚的背景?

    还有,地上躺着这位又是怎么回事?

    楚强比较蒙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