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31章滨城之行二

    马威醒酒了,他是被张大鹏吓醒的。

    “你是不是喝多了?

    瞎说什么呢!”

    马威抡起胳膊照着张大鹏的脑袋就来了一下,“上次是班长找谈小天对答案,你忘了?”

    马威拽着张大鹏出了包房。

    谈小天环顾四周,笑了笑,“大鹏有点喝多了,顺嘴胡咧咧,大家听过笑过就完了,可别出去乱说,都是同学别干损人不利己的事。”

    啪!谈小天竟然将瓷质的汤勺硬生生撅断。

    这近乎就是红果果的威胁了。

    当时大家便吓得噤若寒蝉,纷纷扭过头不再看他,谈小天有些后悔,都是同学,自己的话说的有点重,可是话出口已经收不回来了。

    一男一女两个同学走了过来。

    男的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小小年纪就显得很稳重,看起来有些学究气,他叫孙瑞,是三班的学习委员,学习成绩一直处于一中文科前三甲位置,在前世,他是山城文科状元,考取了燕京大学古汉语专业。

    女的身材高挑苗条,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小小的瓜子脸上一双大眼睛眨啊眨,灿若晨星,就像会说话一样。

    她是三班的文艺委员唐一茹,她走的是文艺生路线,弹的一手好钢琴,歌唱的宛若天籁,艺考成绩很好,已经被盛天音乐学院声乐系提前录取了。

    “小天,放心吧!大家都是同学,不会造谣的。”

    孙瑞少年老成,说起来话来严谨周密,一点不像高中生。

    谈小天正好借坡下驴,举起酒杯,挨个和同学们碰杯,说几句体己话,算是为他刚才的鲁莽道歉。

    二十多人一大圈,就算是每个人一大口,加起来也有三瓶了。

    谈小天喝的有点急。

    轮到孙瑞,谈小天再次举杯,“学委,我跟你打个赌,如果你考不上燕大,我把这酒瓶吃了。”

    孙瑞虽然比同龄人成熟,但毕竟也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听谈小天说到他最爱听的话题,当即笑的合不拢嘴,和谈小天干了一杯。

    饶是谈小天有点酒量,连喝三瓶啤酒也受不了,他坐下来夹了几口菜吃缓一缓。

    “小天,不带这么瞧不起人的吧!你所有人都敬遍了,为什么单单拉下我一个?”

    唐一茹端着酒杯坐到了谈小天身边,一对星眸锁定了他,脸上薄嗔轻怒,十七八岁的女生竟然有如斯风情,长大了肯定是个妖孽。

    谈小天苦笑一下,“文委你让我吃口菜,再这么喝下去我非得吐了不可。”

    唐一茹春笋般的手指沿着杯口划了一圈又一圈,歪着头盯着谈小天,也不说话。

    谈小天被她看的后脊梁发寒。

    三班有两大美女,一是唐一茹,一是楚庭,刚入学时被好事的男生评为一中两大校花,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只不过后期楚庭为了学习自毁形象,校花这个名头便牢牢落在唐一茹身上。

    在高三之前,高大帅气爱打篮球的谈小天和歌喉动人的唐一茹着实暧昧了一阵,当然,也只限于暧昧,那层窗户纸始终没捅破。

    前世,谈小天被开除,无缘高考,考取燕大的学委孙瑞和唐一茹谈起了恋爱。

    只可惜二人分隔两地,孙瑞在燕京,唐一茹在盛天,再加上孙瑞一心向学,也不会甜言蜜语哄女生,唐一茹美艳动人身边一直不乏追求者,两人仅相处了一年便无疾而终。

    谈小天见她心虚胆怯的真正原因是两年后他探亲回家偶遇唐一茹,两人干柴烈火,成就了一夜露水姻缘。

    那夜分手后谈小天便进入了保密部队,两人无法联系,听说唐一茹为此伤心了好长时间。

    重生后,谈小天都是尽量躲着唐一茹,就是怕把持不住再犯错误耽误了高考。

    “谈小天,听说你考的不错,估分都到了560,班长为了你可是累坏了吧?”

    唐一茹凑了过来,在他耳边轻声道:“抱上班长的大腿就不理我了,她的腿很白吗?”

    咳咳……谈小天求救似的望向孙瑞,“学委,唐一茹喝醉了,麻烦你把她送回房去。”

    “好,好!”

    一直在边上观察二人的孙瑞连声答应,伸出手就要扶唐一茹。

    唐一茹一甩,尖声道:“你别碰我,我自己会走。”

    她霍然站起,尖尖的手指顶着谈小天的脑门,骂道:“谈小天,你就是一混蛋,我瞧不起你。”

    看着同学们再次射过来的目光,谈小天只能苦笑。

    对敌人,他可以毫不留情,可是对同学,对朋友,他从来都是一忍再忍。

    有别的女生来劝唐一茹,谈小天借机抽身逃走,下楼买了两瓶啤酒,穿过马路行了百米左右,对面就是大海,涛声入耳,空气中一股咸咸的味道。

    谈小天喝一口酒,抽一口烟,对着黑沉沉的大海发呆。

    再忍忍吧!等上了大学,换了新环境,认识新同学,就不用像现在每天演的那么辛苦。

    让他一个中年男人每天去装一个十八岁少年,即便装的是曾经的自己,心也很累。

    7月16日一大早,楚庭就来到山钢大厦,挨个敲门,提醒同学们起床。

    昨晚她没能参加聚会心中不安,所以用这种方式委婉的表达歉意。

    女生的门开了,披头散发的唐一茹瞪了她一眼,端着脸盆去公用卫生间洗漱去了。

    楚庭被她瞪得莫名其妙,也不知哪里得罪她了。

    正巧周云打着呵欠从另一个房间出来,被楚庭一把拉住,“周云,唐一茹刚才瞪我,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我哪里得罪她了?”

    女生都是自带三八属性,一说起这个,周云眼睛都放光,添油加醋的将昨晚唐一茹指着谈小天骂混蛋的事说了一遍。

    楚庭的脸上立时蒙上了一层阴霾,她当然知道以前谈小天和唐一茹的事,弄得她整整一天都没有好心情。

    今天旅行社安排的游览线路是上午极地馆观看白鲸表演,下午去海洋世界看热带鱼。

    同学们玩的很尽兴,困在囚笼三年的他们就像鱼归大海,尽情欢笑。

    除了楚庭、唐一茹、孙瑞和谈小天。

    楚庭是担心谈小天和唐一茹死灰复燃,重叙旧情。

    唐一茹是恨谈小天见异思迁。

    孙瑞是见唐一茹不高兴他也跟着不高兴。

    至于谈小天,则是因为睡眠不足,昨晚在海边吹风忘了时间,回宾馆时都下半夜三点了,一大早又被叫起来,顶着两个黑眼圈走了一天,换了谁心情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