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42章负重越野一

    9月2日,8点,阴,大操场。

    谭明秋训话,“今天主要科目是齐步走分解式,一步一动和队列看齐,教官把各自班级带走训练,谈小天,你过来。”

    众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黑老包果然要打击报复,不知小天能不能挺过今天这关?

    谈小天慢跑到了谭明秋身前,立定站好。

    “跟我来!”

    谭明秋扔下一句话,扭头就走,谈小天紧随其后。

    操场边,停着一辆军牌吉普车,谭明秋打开后备箱,拿出已经捆扎完成的行军背囊,挎包,钢盔,还有一把81式自动步枪。

    谭明秋的声音听起来阴恻恻的,“今天你的科目是五公里负重越野跑,按照训练强度要求,每名士兵负重不低于30公斤,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怎么样?

    对你来说是小菜一碟吧?”

    “听教官的,我都行。”

    谈小天眼皮都没眨一下。

    谭明秋用手摩挲着长满胡茬的下巴,“负重越野跑,负重有了,可是越野的条件不足,操场的跑道太平,训练效果不佳啊!”

    谈小天平静答道:“我可以跑十公里。”

    “好,我就喜欢你这样有个性的年轻人,我们还等什么?

    开始吧!”

    谈小天背上行军背囊,带上挎包,扣好钢盔,将81式自动步枪挎在胸前,出发了。

    谭明秋看着手腕上的表,在后面喊道:“五公里负重越野要求在25分钟内完成,现在我给你一个小时没问题吧?”

    一朵浓黑的乌云飘到了他的头顶上方。

    离他最近的一个教官闻言差点摔倒,心想营长还真是够不要脸的,长跑哪能这么简单把时间加起来,越往后,难度是呈几何倍数增加的。

    他这是欺负人啊!谈小天不为所动,双手抓着胸前的81式自动步枪,稳稳地跑着。

    大操场一圈400米,完成10公里需要跑25圈,而且这不是简单的25圈,是负重30公斤情况下跑25圈。

    普通人背30公斤的东西走个几百米都会觉得累,更别说跑十公里了。

    整个大操场正在军训的学生,都在偷偷观察谈小天。

    一圈,两圈,三圈……谈小天呼吸规律,脚步稳健,不急不慢的跑着。

    喊口号的教官,做动作的学生,所有的一切,都离他远去。

    跑步是最好的放空方式,只要掌握好节奏,身体的疲劳可以放松精神。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谈小天默念着他所能记起来的诗词,一圈圈不知疲倦的跑着。

    起风了。

    10分钟,5圈,2000米。

    谭明秋抽着烟,眯着眼看着谈小天。

    他越来越喜欢这个学生了,沉着、冷静、不后退,和这些优秀品质相比,他身体的强悍反而不那么重要了。

    如果这小子是士兵,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他招致自己的麾下。

    可惜了,他是名大学生。

    和谭明秋一样在观察谈小天的是站在三楼窗边的温晨。

    昨晚失眠了半宿,后半夜才迷迷糊糊打了个盹,严重睡眠不足的她本来气鼓鼓的,可是一看到操场上那个全副武装卖力奔跑的男生,她就释怀了。

    叫你目中无人,该!活该!你不是体力好吗?

    跑吧!这里是大学,是培养高智商人才的地方,你来错地方了,你应该去火车站卸货。

    温晨幸灾乐祸半天后,猛然警醒。

    我这是怎么了?

    温晨,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

    哪有一点三好学生优秀干部的样子?

    吧嗒!一滴水从天而降,打在玻璃上。

    温晨抬头,下雨了。

    豆大的雨滴在秋风的裹挟下,噼里啪啦的砸落地面,操场上瞬间人仰马翻,站的好好的队列顷刻间大乱起来。

    谭明秋长身而起,高亢的声音传遍整个操场。

    “谁让你们乱动的?

    这要是打仗你们现在这样就等着送死吧!各班教官,约束手下,站五分钟军姿。”

    谭明秋一声令下后,各班教官开始下达命令。

    “立定,向右看齐!”

    “全体都有,听我口令!”

    各班的骚乱渐渐平息,可这群大学生心里却把谭明秋骂了个千回百转。

    “这人简直就是魔鬼,下雨还站个球的军姿。”

    “讨厌,人家的衣服都湿了,会感冒的。”

    “要不是打不过他,我真想过去打他一顿。”

    操场上,千人如一,除了风声雨声就只有谈小天跑步发出的粗重喘息声和鞋底接触地面的沙沙声。

    20分钟,10圈,4000米。

    5分钟后,谭明秋一挥手,让各班教官将军训新生带回教室,而他,站在了操场中央昨天谈小天站立的地方,寂然,不动。

    风愈狂,雨愈骤。

    风狂雨骤,不退。

    任凭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不管发生了什么,谈小天依旧保持着原有的节奏,默念着他能想到的诗词,一步一步,一圈一圈,跑着。

    很快,他的军训服湿透了,背后的行军背囊湿透了,就连脚下的鞋里都积满了水。

    一切变得更艰难了。

    风雨不动安如山。

    30分钟,14圈,5600米。

    因为下雨的原因,负重增加,谈小天的速度下降了。

    此时的温晨再没有气愤,再没有幸灾乐祸,取而代之的是惊讶,继而折服。

    不管她再如何钦佩有学识高智商的男人,但在真正的雄性气息感染下,她作为女性的那一面被激发出来了。

    不放弃的精神永远能感染人。

    谈小天的呼吸越发粗重,脚步越来越沉,速度一点点慢了下来。

    他知道,他背后的背囊因为吸满了水的原因,现在至少有35公斤重,而且,他的疲劳期到了。

    大颗大颗的汗珠从头盔里滚落,混杂在雨水中。

    他曾无数面对类似的困境,也曾无数次战胜困境,坚持!不放弃!咬牙过去,就是胜利。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每当这时,谈小天最喜欢默念的就是这阙《满江红》。

    大雨滂沱,浇的整个操场冒了白烟,视线严重受阻。

    操场边的教学楼,所有的窗前都挤满了学生。

    没人说话,几千人默默看着场地中的两个人。

    一个负重前行,一个昂首挺立。

    不知是那个女生说了一句,“真是爷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