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46章开胃菜

    第二天中午,谈小天出现在游戏房内。

    昨晚陈兴给他来电话说能做管理系统的人找到了,双方约在这里见面。

    谈小天一支烟没抽完,门外响起脚步声。

    陈兴陪着一个戴着眼镜的瘦弱青年推门而入,谈小天大步迎向前,离着老远就伸出手,“欢迎师兄光临。”

    双方握手寒暄。

    “韩子栋,我本科班的同学,人家现在是东大计算机院的研究生,闹不好一毕业就能进东软,让我好说歹说给拉来的。”

    陈兴向谈小天介绍他这位同学。

    “这是我老板,也是东大的,哈哈,才大一,想不到吧!”

    韩子栋一听说谈小天才大一吓了一跳,透过眼镜细细打量了好几遍。

    “来,韩哥,抽烟,这是我寝室老大从滇南背回来的烟,正宗的好烟草,你们尝尝!”

    谈小天掏出红塔山,散给陈兴和韩子栋。

    韩子栋是那种典型的理工男思维,烟抽到一半就忍不住,问起了问题,“我听老陈说你想做一个游戏房局域网管理系统,具体有什么要求,你跟我说说,我好琢磨琢磨能不能做出来。”

    “韩哥出手,肯定没问题的。

    我想做的这个系统,要能监控全场电脑,要有根据上机时间自动锁死功能,界面简洁,要把所有资源分门别类装好……”谈小天说的其实就是前世司空见惯的网吧管理系统,只不过在现在,连网吧都没有几家,就更别提系统了。

    韩子栋拿出小本,一丝不苟记着谈小天的要求。

    倒是陈兴,越听越心惊。

    他做了大半年网管,有点管理经验,他一听就知道谈小天这套系统的妙处,节省人力,一个人就能监控全场机器,还能自动计费,自动计时,自动锁死,再也不会出现因为网管失误而让玩家占便宜的事发生。

    这个大一新生,他脑袋装的都是什么啊?

    韩子栋一一记好后,闭着眼在盘算着什么,谈小天也不着急,就坐在旁边等他。

    几分钟后,韩子栋睁眼,“你说的功能我能做出来,不过会有点慢,如果你着急我可以再拉一个同学过来帮我,但那样费用就要增加一些。”

    “多少?

    韩哥你说个数。”

    韩子栋看了陈兴一眼,“原来老陈跟我说的是5000,现在增加一个人,我想你再掏1000,这样我给他2000,自己留4000。”

    这个韩子栋还真是实惠,居然把老底都泄露出来了。

    谈小天当即拍板,“就这么办,不过这个系统做出来版权可是我的,就叫金天网吧管理系统。”

    ******又过了两天,装修公司制作的新牌匾送来了,几名工人爬上二楼,摘下原来的学府游戏房,将这块新牌匾安装上。

    谈小天和陈兴站在地面上抬头望,新牌匾黑底金字,霸气十足,正中间四个大字,金天网络,下面有一排小字,游戏、上网、简餐、饮料。

    陈兴不解问道:“老板,咱们这里也没接网线啊!你写上网干嘛?”

    “先写上,省得将来还得换,最多两年,网吧就将取代游戏房。”

    陈兴惊呼道:“怎么可能?

    网费多贵啊!普通家庭网费要50块钱3个小时,除了大款谁能上得起?”

    谈小天扭头一笑,“别着急,会便宜的。”

    两人在正在楼下闲聊,从街角走来几名流里流气的小青年。

    这几人一看这边在换牌匾,撒腿就跑了过来。

    离着老远,骂声就传了过来。

    “姓董的娘们还真是不知道死活,生意都这样了还有心思换牌匾,真是不把春爷放在眼里啊!”

    这几人跑到跟前,指着陈兴的鼻子就骂:“我艹,你特么还没死呢?

    麻溜的自己上去把牌匾摘下来,不然爷爷打你个满堂彩信不信?”

    陈兴很怕这几个人,别人指着骂也不敢回嘴,低头直往后退。

    “不信!”

    谈小天气定神闲点了根烟,“他是我的员工,我是这的老板,我倒要看看是谁嫌命长敢来摘老子的牌匾?”

    现场一下子静了,原先还站在这里看热闹的食杂店、内衣店老板吓得全都缩回店里,关门落锁,躲在屋里透过门缝观察外面发生的一切。

    几个小流氓先是一愣,随后爆发出一阵大笑,其中一个留着长头发的小痞子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你特么的吹牛逼不打草稿吗?

    你是老板?

    小子,你让姓董那娘们骗了,她拉你做替死鬼都不知道,逗死我了,哈哈!”

    “这傻X,外地人吧?

    也不打听打听,山好街谁要是得罪了春爷买卖还能做下去吗?”

    这几个人笑的前仰后合,谈小天也不恼,拉着张凳子坐下,抽着烟,笑呵呵看着这几个痞子,“还真是二逼青年欢乐多啊,笑吧!我都替你们高兴,真是天真无邪啊!”

    这下几个痞子不乐意了,长毛骂骂咧咧走了过来,他的手指都要顶到谈小天额头上了,“小兔崽子,以为自己个高就敢装逼吗?

    老子把你屎打出来。”

    一声脆响后,紧接着爆发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谈小天笑意不减,左手如电,飞快握住长毛伸出的手,大拇指一顶,顿时将他的小指撅断。

    十指连心,长毛弯着腰,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同时也惊呆了他的同伙。

    谈小天右手的烟头狠狠按在长毛脸上,一股烤肉味弥漫开来,他再次哀嚎起来。

    谈小天一脚蹬在长毛胸口上,将他足足踹出去两米多远,然后向那几个吓呆了的小痞子招手,“来呀,一起过来,省得我费事。”

    “替长毛哥报仇,废了这小子。”

    几个小痞子争先恐后冲了过来。

    对付这样的渣渣敌人,谈小天根本不用使出全力,双拳照准他们的薄弱处无情的招呼,腋下,腰间,咽喉处,基本能做到出一次手就能解决一人的高效。

    一分多钟后,遍地哀嚎,小痞子躺了一地。

    谈小天依旧气定神闲。

    陈兴都看傻了,一个劲儿的揉眼睛。

    这不是拍电影吧?

    我这个学弟老板还果真不是一般人,这也太厉害了,怪不得他一点没把林春放在眼里。

    “回去告诉你们老板,这里我做主,今天这顿只是开胃菜,他要是不怕死,尽管过来。”

    谈小天指着金天网络的牌匾,声音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