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在线
日本无码
国产在线
亚洲系列
欧美幸爱
视频裸聊
三级伦理
强抱迷尖
亚洲无码
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1章 紫色蘑菇头挤入小说

    刘芳眼睛迷离的回头望了一眼,见到那根恐怖的东西,顿时吓坏了:“不……不行……会被撑裂的!”

    老周见时机差不多了,只手握好自己的东西,调整着角度,准备挺身而入……

    正在这个时候,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这一下子把热血上头的老周吓得魂儿都飘了出来。

    同时那个性感的刘芳像是如梦初醒,慌乱的把自己的睡裙放下,又赶紧扯过被子盖在身上。

    刘芳刚才迷失在了这个充满了霸道和征服的男人气息里,敲门声也让她清醒过来。

    看着眼前的老男人,刘芳的眼睛带着仇恨敌视还有害怕,当看到老周还摇摆着东西在自己面前,她又把头脸都闭上转到了一边。

    老周看着眼前慌得手足无措的刘芳,赶紧把裤子整理好,走出来之后还顺便把她的卧室房门带上。

    心虚的老周刚走出卧室,门外的敲门声再一次的响起来。

    这一刻的老周感觉到了深深的后悔和可惜,他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冲动,可惜的是自己居然没有得手。

    “芳芳,你在家吗?物业的给你查好电路了没有?正好也去我家给我换个灯管,我也懒得再去喊了。”门外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一瞬间老周长舒一口气,然后大口的呼吸着,那一瞬间老周还真怕她老公回来,或者是别人听到了刚才的叫喊声发现了什么。

    “修好了,我马上就来。”老周努力维持镇定,说了一句之后来到门口把门打开了。

    老周满眼震惊,居然是刘芳的双胞胎姐姐,刘香,那种斯文的样子很有知性美,比刘芳多了一丝知性美,少了妩媚性感,女神中的女神。

    老周知道这个叫刘香的少妇,是一个神圣的高中教师。

    她穿着一身跟睡衣一样的家居服,粉色拖鞋,晶莹剔透的美足上,还做了暗红色的美甲。

    这是个高档住宅区,里边住的女人不论美丑,都很精致,也很会收拾打扮。

    见老周出来了,刘香带着微笑,那双漂亮的眼睛都笑成了弯月,只是那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老周,感觉别有深意的味道。

    “你正好忙完了,去我家帮我把灯管换一下吧。”这个女人打量了一下老周,眼睛又向房间里瞟着,继续喊着:“芳芳,你人哪去了?电路查好了吗?”

    “哦,姐,查出问题了,现在没事了,你让他帮你去换灯管吧,我在收拾这些剪下来的电线头呢。”

    “你忙你的,有空来我家找我聊天啊。”卧室里,刚才还被老周压在身下全身抚摸的刘芳,也是在假装一切正常的回答着自己姐姐。

    刘香应了一声,然后对老周说去她家,老周赶紧抄起工具包走出去,顺手把门带上了。

    老周见刘芳的表现,心里安稳了一些,突然心中想到是不是自己还有下次呢。

    刘香就住上一层,没有坐电梯而是走楼梯,老周看着走在前边的短发美女,总是感觉她浑圆的翘臀扭的有些诱惑和夸张。

    跟着刘香上楼走到她家门前,刘香一边摸出钥匙开门,一边转头,那双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老周,带着风情和妖娆的感觉。

    刘香看着老周这黢黑而又结实健壮的身体,心里想着这个老男人看着丑,可身体真是够健壮的。

    “刚才是不是跟我妹妹,在房间里跟你偷情了?你们玩的可真嗨。刚才我都听到她的叫声了……”

    刘香说话的声音很轻,说完话的同时房门也被打开了。

    楼下的刘芳,听到房门关闭之后,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

    想着刚才那个粗鲁的老师傅对自己的抚摸和压迫,刘芳感觉老周满脸横肉加上那种炙热欲望犀利眼神,那种带着男人特有冲击的气息,还有比她老公大了太多的东西。

    这都是她那个斯文软弱的老公不曾给过的。

    刘芳深深松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又感觉很失落,她暗骂了一声自己没底线,因为刘芳还在回味着刚才粗鲁霸道的野蛮男人对自己做的事情。

    要不是姐姐刘香突然敲门,可能那个充满汗臭味的老师傅,已经彻底占有和享受到自己这具很空虚的身体吧?

    刘芳想到这里忍不住的夹紧双腿。

    被老周撩拨起来的欲望,让刘芳忍不住幻想了起来,她一边加紧双腿,一边眯着眼睛把手伸到了腿间。

    刘芳幻想着丑陋黢黑的老师傅一把把她按在床上,把他的大东西塞进自己的嘴巴里。

    刘芳甚至还幻想着自己在拼命地摇头想要反抗,还被维修工气急败坏的删了两耳光。

    无奈的刘芳顺从地张开了嘴巴,小嘴含住了老师傅大东西。

    一边继续幻想着自己拼命挣扎,用粉拳敲打他的结实的大腿,还发出含糊的声音,一边自己的头却不停的摇摆吞吐着老师傅脏东西。

    刘芳发现自己越是这样想,她就越兴奋,而自己幻想着和陌生男人有亲密动作,刘香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感。

    当刘芳最后幻想着老周抱着她的腰肢,疯狂冲刺几乎粗暴的她晕厥后。

    刘芳竟然在刚才的幻想中自己哼叫一声,然后彻底瘫软了下来。

    发泄之后,刘芳恢复了理智,想起自己因为太孤单寂寞做出来的羞耻事情,又想到了自己的老公不放心自己,还偷偷在家装了隐蔽摄像头。

    刘芳心里后悔、羞耻和憋屈心情无处发泄,再次的哭泣起来。

    短短几分钟时间,老周这时候已经在刘香的家里了。

    在刘香跟老周说完那句话的时候就打开了门,老周害怕的心惊肉跳,想说什么的时候,在刘香家里见到了她的老公,他就没敢继续开口。

    “不好意思啊师傅,我这一条腿有点不方便,我又不放心老婆弄这些东西,辛苦你来一趟了。我去扔垃圾,一会儿让我老婆帮你搬椅子递灯管吧。”

    刘香的老公看起来跟老周年纪差不多,不过人戴着眼镜,文质彬彬,见到老周提着工具包进来之后,笑着说了一句。

    老周摆手,笑着说这都应该的。

    当刘香的老公腿伤的不厉害,只是走路有些异样。

    “换哪个灯管?”老周询问着刘香的同时,又忍不住问着:“你老公腿受伤了就少活动,等伤好再走动。”

    刘香甩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短发,那双亮晶晶的漂亮双眼盯着眼前的老周:“他呀,去年车祸,伤了小腿神经,恢复不了啦。”